【烟台故事】福山兜余天主教堂往事

时间:2019-06-20 23:06:51  来源:未知  作者:admin

  福山兜余天主教堂,位于福山城东南约十华里的原兜余镇(现合并到门楼镇)家后村,当地人习称家后教堂。笔者对于这座教堂早有耳闻,有关史料志书中也常有提及,一般附有教堂一角照片,三五间房子的样子,感觉中就是村中的一座小教堂。 内容来自dedecms

  前段时间,笔者收藏了一套烟台天主教的明信片,发行年代在1920年左右,画面有位于烟台山的天主教堂、教堂所办学校、下乡传教的神甫等,其中有一枚是一座颇有规模的教堂,因为其它明信片都是与烟台有关的,所以估计这座教堂也在烟台周围。经请教对烟台天主教颇有研究的曲先生,他十分肯定地告知,这就是福山兜余家后村的天主教堂。

内容来自dedecms

  这让笔者有些震惊,百年前,在离福山县城十余里的乡村,竟有如此规模的一座天主教堂!在它身上究竟发生过怎样的故事?这座教堂现状如何?我们急切地想了解这些。

织梦内容管理系统

  原福山区兜余镇驻地,地势比较平坦,全镇地势北低南高,北部为平原,南部为丘陵,早年是著名的烟台苹果产区,南部绍瑞口的青香蕉、紫埠的红香蕉都是当年声名远扬的苹果品种。 dedecms.com

  兜余片村于元代至元年间建村,取“兜里有余钱”之意。兜余片村周围早年由家后、蔡家夼、贾家疃、楼底、东碓、西庄、沟西、果子园等九个自然村落组成,在福山有“七旺远、八道平、九兜余”之说。可见,当时教堂的选址也是考虑到此地村落集中、人口稠密、经济相对较好等因素。 dedecms.com

  1990年版的《福山区志》在“天主教”一节有如下记载:“1915年,法人郭神甫(Cormerais)来福山传教,发展教徒,并在福山兜余家后村北买地11.6亩,建房22间,设立教堂,进行教务活动。1919年,郭神甫去博山传教,由华人万神甫主持。1923年烟台教区派法人安神甫来教堂主持教务。同年,教区在善疃买房3间,设堂传教,发展教徒10余人,由赵玉才主持。抗日战争时期,日本多方限制美、英、法等国教徒在中国的活动,福山天主教于1939年停止活动。1946年土改时,善疃教堂房产被村政没收。1948年1月,家后教堂由加拿大神甫江世范代理。1950年由中籍神甫张曰津代管。1951年结束土改时,人民政府将家后教堂修女院3间房和院外4.1亩土地,分归原在教堂做饭女工李素贞所有,教堂内其它房屋和土地被学校占用。” dedecms.com

  1993年版的《烟台市民族宗教志》是这样记载的:“1915年法籍郭神甫在兜余家后村北占地11.6亩,建教堂共22间。1919年郭神甫去博山,由中籍万神甫负责。1923年烟台教区派法籍神甫安圣模(谟)到此主持教务,同年在善疃买房3间,发展教徒10余人,由赵玉才主持,归兜余家后村教堂代管。1934年安神甫死后,由中籍神甫马焕章、纪元华、马文苑等人负责,1939年因日本侵略军干涉而停办。1948年兜余家后教堂由加拿大籍神甫江世范代理,1950年由中籍神甫张曰津代管,教徒约有60人。”2003年版的《福山区地名志》中在“家后”、“家后天主教堂”条下的释词,基本与上述记载大同小异,只是增加了“李淑(素)贞去世后,(房屋)由董文卿接管。整个教堂房舍完好,已列为重点保护单位。”“十一届三中全会后,落实宗教政策,(教堂)权属不变。现为烟台市优秀建筑”等内容。 织梦好,好织梦

  《山东东界教务报》是一份完整记录天主教在烟台及山东东部活动情况的文献,其中可以查到有关兜余天主教堂神甫变动的一些原始记录。 copyright dedecms

  郭神甫,法国人,法语名字Marcel Cormerais,早期文献中他的中文名字为廊鸿猷,当时在烟台天主教总教府工作,1915年筹建福山兜余教堂并主持教务,1919年被派往博山传教,1923年转往临淄地区,在1938年的寿光天主教传教士中也查到了他的名字。 内容来自dedecms

  有趣的是郭神甫的中文姓氏,在博山时姓氏为“廊(廊鸿猷)”,临淄时为“廓”,寿光时为“郭”,文献中两次用“廊”,“廓”和“郭”各出现一次。一个人有三个字形相近的姓氏,令人生疑,是排版时因字形相近误用?还是真的改过姓氏?是否有这样一种可能,因信教民众多为贫苦百姓,大多文化不高甚至不识字,将“廊”读作guo,郭神甫从善如流改“廊”为相近的“廓”,最后索性改为“郭”姓? 织梦好,好织梦

  郭神甫文笔很好,对中国园林艺术也颇有研究。在1923年出版的双月刊《山东东界教务报》中,他分别撰写了一二、三四、九十、十一十二月的教区之声,介绍他所在的教区发生的轶闻趣事,在五六月、七八月刊上还连载了《中国园林景观的艺术》的文章。这位有文采、艺术造诣很深的神甫,给自己起了一个含义深邃的名字,并改姓为大家所知的姓氏。 copyright dedecms

  郭神甫走后,由爱天理(EngenePandelle)神甫负责兜余天主堂教务,协助他的是中国人张安德(Ant Tchang )。爱天理在兜余教堂主持了很长时间,1925年他的助手换成孙教士(Louis Suin)。上世纪二三十年代是福山天主教繁盛时期,从1931年兜余天主教堂的神甫阵容就可看出端倪,烟台天主教会的重要人物周道范(Inenee Frederic)、孟国祯(Msn-duct Masson)、安圣谟(Ansel Clavel)都聚集在兜余教堂,负责福山教区的教务,足见当时兜余教堂的影响力。1938年杜安坤担任烟台的大主教后,对包含兜余教堂在内的神甫做了系列调整,把在沙河天主堂的安圣谟又重新调回兜余教堂主持教务,安圣谟同时担任烟台教区的副主教一职。 本文来自织梦

  志书中提及的加拿大籍神甫江世范(Di-daco Arcand ),于1911年来中国传教,1948年1月-1951年6月担任烟台教区代主教。张曰津(Francois Tchang) ,又名张济川,1950年代管福山兜余教堂,1951年6月代理主教。 内容来自dedecms

  以上记录均取自当年烟台天主教会原始记录,具有一定权威性,这与现有志书史料中的记载不尽相同。

copyright dedecms

  家后村不大,是个百十户的村子,建村于明弘治年间,据传由东碓村迁来,因位于原“老家”之北,故名“家后”。

dedecms.com

  家后村的刘淑敏老人,当年就住在教堂旁边,虽然已经86岁高龄,但精神矍铄,说起记忆中的教堂往事,仍然记忆犹新,如数家珍。按照老人86虚岁推算,她应出生于1934年。由于老人少时聪明伶俐,神甫便有意发展她入教,她便与教堂有了很多交集。

织梦好,好织梦

  据老人回忆,教堂西边耳房是洋神甫住所(图2左边的一门三窗建筑),里面摆着精致的桌椅,大桌子擦得锃亮,平常外人不让进入。“我小时候顽皮,进去翻过抽屉,神甫也没有恼。”老人回忆起往事,脸上露出童真的微笑。 内容来自dedecms

  洋神甫是从烟台市里下来的,来时坐着四人抬的骄子,晚上回市里,一般不在教堂里住。记忆中的洋神甫,高高的个子,满脸胡须,穿着大皮靴。正房最西边的两间分别是厨房和厨师住所,做饭的叫李淑贤,莱阳人,此人应该就是《福山区志》中记载的“做饭女工李素贞”,李素贞估计为教名,后改名李淑贤,村里人后来都叫她“大姑”(年轻的修女习称“姑娘”)。

本文来自织梦

  再往东的几间房是神甫的住所,最东边的是做礼拜的教堂,教堂向后延伸呈南北走向,有三间,最后一间北立面呈六边形结构。再往东是一座三间的修女房,被围墙围成了一个独立的院落,门户开在西南角。最东边是一排南北走向的房子(东厢房),教堂的学校就在这里上课。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

  现在整个教堂的屋顶是后来翻修过的,瓦换成了常见的红瓦。家后村民都记得,当年教堂屋顶覆盖的是大白瓦,一种少见的机制水泥瓦,与当地民居普遍使用的小黑瓦,区别明显。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

  老人还记得院子里有五棵李子树,一棵梨树,两棵大杨树,还种有当地少见的洋莓(草莓),另有一口水井。她曾和玩伴用木棍挑开教堂的门闩,进去摘梨吃。从照片上看,院子里的果木植株均不大,判断照片应为教堂初建成时所摄。

dedecms.com

  教堂的后面,有一大片土地,归教堂所有,种植的作物与当地村民大致相同,一般为小麦和玉米,雇人耕种。 dedecms.com

  教堂还单独建有一座钟楼,挂着一口大铜钟,由一工友负责敲钟,声音传得很远,周围村民习惯依钟声而作息。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

  刘淑敏老人小的时候,教堂里只有一位马神甫和两个姑娘,两个姑娘一位姓由、一位哑嗓姑娘,还有一位做饭的雇佣。时间推算应该在1940年前后,由于日本人限制,加上战乱时期,从神甫和修女的人数上也可以看出,教堂已经开始衰败。

本文来自织梦

  为了发展新人入教,教堂也采取了一些措施吸引周遭村民。早晨做礼拜时,由姑娘领唱,附近的小孩也去“跪堂”,并非他们喜欢听歌,而是跪完堂后,教堂会分发一些花生、瓜子和糖块给孩子们。每次做礼拜的人并不多,只有十几二十几个人。过大月的时候人多一些,远处村子的人骑着骡子、毛驴赶过来。 copyright dedecms

  马神甫一直喜欢这个悟性很高的小女孩,“你领洗吧!”马神甫多次劝刘淑敏。“可我不会唱歌。”“我会教你!”有时,马神甫会多给她几块糖。 内容来自dedecms

  教堂还开办了习字班,就在东边的那排厢房里,免费入读,免费发放课本,但只招收教徒的孩子。刘淑敏的家人没有信教的,但她被破例入学,教书的先生是教堂专门聘请的杜老师。“哥哥大,背大刀;弟弟小,背小刀。”时光荏苒,刘淑敏老人也只记得书中的这一段了。当时每个孩子手里都有两本书,一本“游击队”()的书,一本八路的书。“游击队”来了,把八路的书赶紧绑在腿上,把裤腿放下遮住;八路来了,把“游击队”的书绑在腿上。这是神甫教给他们的。

copyright dedecms

  刘淑敏回家和父亲商议入教的事情,但不信教的父亲和祖父,最终也未同意她“领洗”。在教堂学习了两年后,刘淑敏又在村里张家祠堂的学校里继续读了两年书。 本文来自织梦

  解放后,村里传说马神甫坐飞机去了台湾。不久,位于楼底村三官庙的小学搬迁进了天主教堂。后来,学校规模不断扩大,又在院子里新盖了几排校舍,成为了兜余中心小学。兜余小学在此办学60多年,直至2017年搬进新建的教学楼。 本文来自织梦

  教堂总体结构没有大的变化,除了钟楼早年就已拆除,其它保存完好。由于后建教室的遮挡,无法拍摄到教堂的全貌照片,所以我们见到的照片都是教堂的某一角,给人以规模不大的误解。目前,教堂已经清空,文保单位安排保安日夜值守。

内容来自dedecms

  当年的郭神甫怎么也不会想到,这座用来教化人们信奉天主的教堂,后来成为了教书育人的学校。现在,这座百年教堂又归于寂静,等待人们的维修与保护。偶尔,还会有人想起这些尘封往事。

织梦好,好织梦